HOTLINE

+86-0000-88999
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AT娱乐平台 > 新闻中心 >

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

文章来源:未知;时间:2018-02-10 12:33

     好几年没见枝枝了,这次她过来办事,路过我所在的城市,见了面,感觉比前几年她离开的时候阳光了很多。

    枝枝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,平时各自忙碌,似乎大家都疏于联系,见面不多,偶尔在朋友圈里看到她的动向,点赞示意,就视同问候了。网络时代的友情,虽远尤近。

    劳苦了半辈子的枝枝,每次见她都能看出岁月的苍桑。“儿子今年高考了,虽然成绩不理想,但没有高要求,上个专科,学点技术将来可以养活自己就满足了。”这是她的话。说话时神态安然。一起吃饭,饭后聊了近一个下午。

    年轻时单纯的如同一缕清泉水,以为整日里虚寒问暖的那个男人就是命里的真命天子,然后推心置腹死心塌地的就跟了他。枝枝和他的男人是在四川上大学时的同学,枝枝是新疆人,男人是山东人。从新疆到四川,从四川到河南打工,又从河南跟着那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回到了山东农村。和当地的村民一样,结婚生子,种地,农闲时去附近的乡镇企业里打工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在村子里生活了5年,生下了女儿。月子里那个曾经嘘寒问暖的男人,经常不见踪迹,自顾自的去完善自己的爱好~唱戏。婆婆因身体不好同样指望不上。她生完女儿第二天就下床,自己弄吃的,自己管孩子,娘家人远在新疆,她只能在夜深人静时望着西北方向的天空发呆,独自落泪,想念亲人,她不止一次的想要离开那个地方,可,那个男人曾经的甜言蜜语是她离不开的药瘾,她如同他的的救世主,他不能没有她。她咬牙坚持,坚强隐忍,为了一份曾经的爱的许诺,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撑起了一个家。她帮着他家里盖起了新房,日子在她的搭理下日渐有了起色,他们就去了城里,打工,后来开始做服装生意,从摆地摊开始,一步一步的发展起来,有了点积蓄后租了店面,后来又在城里买了房子,她的坚强和隐忍终于有了回报。过了两年他们又生了儿子,儿女双全,也有了自己的房子,日子总算是看到了一些曙光。后来,经人介绍又来到了省会,在服装批发市场租了摊位,开始搞服装批发。两个孩子都一同来了省会,租房,上学,日子忙忙碌碌,生活虽然辛苦,但看看两个孩子,似乎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租的房子是那种老房子,两室,破旧,狭小,四个人住在里面几乎转不过身。可即便是这样的环境,如果有爱,一定也可以是温馨的。可是,自从来到省会城市以后,她的那个爱唱戏的男人,仿佛着了魔一般,疯狂的迷恋着唱戏,以前爱唱,但还可以接受,只要不耽误正事,唱就唱会儿,可到了这里以后,男人似乎发现了他的舞台的更大的广阔天地,几乎天天不着家,不守摊,一有点时间就和那些票友们出去唱戏,公园,茶社,是他们固定的场所,俩人很少交流,见面几乎不能说话,第一句话还好,第二句就开始吵,没完没了的吵。男人的脾气越来越不好,三句话没说完就开骂,一开骂就拉上祖宗十八代,连最小的孩子都得拉出来骂一番。她受的够够的,几次都收拾好了东西想要走人,都被女儿说的感动的不忍心离开。然后,日子周而复始,她继续隐忍,只是变的越来越坚强,她在等着,和时间言和。等女儿上了大学,儿子上了初中,就带着儿子回新疆。

有时候,也许你所做的一切老天都在看着,人不帮天帮。

    男人尽管喜欢唱戏到痴狂。可心脏却越来越不好,一次去南方进货,突发心梗,还住了几天医院。从此就隔三差五的住院,后来又放了心脏支架。就这样,也不知是因为男人的心脏不好脾气越来越不好,还是因为脾气不好得了心脏病,总之,是男人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,离不开药,动不动就住院。可即便如此,男人依然喜欢唱戏,依然痴迷,依然风雨无阻。公园,茶馆,依然乐此不疲。依然会在唱戏完了后和那一拨又一拨的票友们喝酒吃茶,不亦乐乎。她一个人忙孩子忙摊位忙各种各样的生活琐事。后来他们基本上就不怎么吵了,她说,不是关系变好了,而是她不想和他吵了,为了孩子,为了他的身体,她选择了沉默,接受,接受他的不顾家,接受他的无来由的爆发性脾气。但心里的信念一直没变,等女儿上了大学,和他离婚,带儿子回新疆。

    只是,世间有些意外的发生意外的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     一次,她去南方进货时,接到医院的电话,她的那个爱唱戏的男人骑车在去公园唱戏的途中突发心梗,路人拨打120电话,抢救无效,去世了。她不顾一切的火速从南方赶回来,回来时他早已经没有了呼吸,可以说没有见到最后一面,他被拉到医院时已经停止了呼吸,孩子们也没赶上,是被路人打的120,110送到的医院。她为他料理了后事,安顿好。女儿正好那年上大学。儿子该上高中。女儿开学了,她送女儿入学安置好,为儿子办理了转学转户手续,带着儿子无牵无挂的回了新疆。

    我不敢妄自推测当时她被医院告知他突发心梗去世消息时的反应,她只是在多年以后的现在平静的告诉我,他去世后她一点也不想他,一点都不,因为那么多年和他之间的最初的那点爱早就被耗光了,一点都没有了。只是,觉着孩子们没有了父亲,女儿还好,没有什么过度的想念表现,只是儿子,在他去世后和她回新疆后好久都不能适应,不能接受怎么爸爸突然就没有了的事实。她说,他去世了这几年她从没有梦到过他。因为她给他放骨灰盒时告诉过他,不要去打扰她们娘三个,既然他这样不负责任的走了,就别再回来,永远不要,不要去看孩子们,孩子们还小,会害怕,让他放心她会把孩子们照顾好拉扯大的。

生活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。你所有受过的苦终将在未来的某一天会照亮你前进的路,然后会发现,前面路的两旁已鲜花盛开,在欢迎你的到来。

    回新疆以后,她像一个找回了家的迷路的孩子一般,觉着幸福。看着熟悉的家乡的一草一木,蓝天白云,看着亲人们毫无遮拦的微笑,她有些恍然若梦,那些经过的事,见到的人如同电影里的人物,音容笑貌,栩栩如生,只是都化作了一幕幕的影子,来一一与她别过,然后消失。漂泊半生,终于回家了。那种久违的踏实感重新回到了她的心里。所以,才有了我如今见到了这个与以前不一样的她。

    枝枝办完事又回新疆了,走的时候我送她到火车站,在火车开动的那一刻,看着枝枝渐渐远去的那张历经岁月磨砺依然美好祥和的面容,默默的落泪了……

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祈愿枝枝幸福快乐,能够尽快找到那个可以温暖她的人。

编辑:AT娱乐平台
【返回列表页】
地址:菲律宾-马尼拉     招商QQ:94231192    电话:+86-0000-88999
版权所有:Copyright @ 2011-2017 https://www.atyulezc.com AT娱乐平台     技术支持:AT娱乐    ICP备案编号: 菲ICP备326595892号